2018年9月25日 星期二 恩施  大雨转小雨 17℃~20℃   
当前位置:首页>>新闻>>县市动态

从“卖煤炭”到“卖风景”

——建始一煤老板的华丽蜕变


当下的建始榨木水游乐城,青山闪耀着绿色的光芒,绿水跳跃着生命的律动,满目绿意美得让人心颤。这里游人如织,生态休闲旅游已见雏形。煤老板谭千波在这里成功转型。

黑色经济,不舍与无奈

谭千波是建始人。2004年,33岁的谭千波与煤炭结缘,“黑色生活”一过就是12年。

“以前我们都是‘提着脑袋’赚钱,每天生活在惊恐中,最害怕发生安全事故,总感觉偷偷摸摸又没安全感。”说起挖煤的日子,谭千波心有余悸。从下井挖煤到煤矿安全管理再到自己投资煤矿,谭千波赚了不少钱,但他和家人没有过一天安生日子。

“挖煤就像赌博一样,戒掉没有那么容易。”谭千波说自己就像红眼的赌徒,在井下掘金,一边享受着财富的快乐,一边备受良心的谴责。对于电话铃声,谭千波有种本能的恐惧,他害怕听到涉及煤矿安全的任何信息。

“2006年,我就有一种隐隐的不安。挖煤,日进斗金,但破坏环境,生活就跟煤炭一样,一抹黑。”除了恐惧,谭千波心里还有深深的愧疚。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摆脱黑色。

近年来,随着经济增速放缓、能源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,去产能大势所趋。谭千波痛下决心,2016年毅然关闭了经营多年的煤矿。

“煤矿关闭了,亏了不少钱,心里也疼啊。但从关闭的那天起,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轻松,关掉手机睡了一天一夜,特别安心。”

绿色发展,最美的选择

煤矿关闭后,谭千波也曾迷茫过。他没有文化,不晓得还能做什么。他说,他不懂经济学,但坚信一条,国家不扶持的项目肯定没搞头,国家鼓励的项目前景肯定好。他把目光投向生态旅游。

一天下午,谭千波和妻子散步到榨木水时,心里突然就明亮了,小时候和小伙伴在河里摸鱼嬉戏的画面浮现在眼前。

榨木水紧邻建始县城,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吸引了谭千波,他决定在这里打造一个规范安全的游乐场所。他多方奔走,找到在武汉做生意的朋友,表达了想在青山绿水上“打主意”的想法,并得到朋友的支持。

谭千波借助榨木水的山水资源,通过实施环境治理与修复,绿化荒山,打造集休闲游乐、美食旅游、康体养生为一体的景区综合开发项目,占地200亩,总投资1.5亿元。

该项目于2017年1月开工,一期工程投资5460万元,已完成水上乐园的标准化游泳池、儿童戏水池、水上闯关池、两个温泉池等项目建设;完成陆地乐园中的碰碰车、过山车、摇头飞椅等项目设施安装,建成了部分石林栈道。

二期工程拟建8000平方米土家风情美食街、3000平方米大型表演广场、200个车位的停车场及林间小木屋、石林栈道等项目。项目建成后,年接待游客可达8万人次,解决就业300人,年营业收入2500万元。

榨木河水流经山脚的声音,是谭千波听过的最美的旋律。

最大心愿,守护绿水青山

“长期与煤炭打交道的人,惧怕黑色,渴望绿色和光明。”曾和谭千波一起挖煤的谭杭州对煤矿有着深深的畏惧。

谭杭州是恩施市红土人,年幼父母双亡,13岁下井挖煤,一干就是30多年。多年井下作业,谭杭州落下了严重的职业病,关节炎折磨他近20年,矽肺病让他苦不堪言。

2016年,所在的煤矿关闭了。谭杭州既庆幸又发愁,庆幸的是,自己终于逃离了矿井;发愁的是,没了收入,一家人怎么生存?正发愁之际,谭杭州想起了谭千波。

得知谭杭州失业又患病,谭千波二话没说,让谭杭州到建始跟着他干。谭杭州之前在煤矿担任过安全员,谭千波鼓励他到武汉和重庆学习,拿到了救生员证和特种设备作业人员证。

“谭总给了我一份稳定的工作,在这里,我的身体日渐好转,我老婆说我在榨木水游乐城上班就是在疗养。”说起现在的生活,谭杭州满脸幸福。

“游乐中心建成后,为社区贫困户提供了300多个就业岗位,为社区脱贫攻坚、提档升级提供了保障。”七里坪社区委员刘世平为榨木水游乐城点赞。

“之前做煤炭行业,既破坏资源又污染环境。现在,我的最大心愿就是守护好绿水青山,履行好企业社会责任,让更多人拥抱碧水蓝天。”谭千波一语道出转型初衷。

沉寂的山水被激活,之前的荒山恢复了灵气,长期威胁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的滑坡山体得到有效治理。从卖煤炭到卖风景,从开采资源到保护家园,谭千波实现了从黑到绿的华丽蜕变。

责任编辑:刘婉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