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恩施新闻

一名护士的 “战疫日记” :愿和每一个病人病房外再见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09:26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谭元斌 字体:加大 减小

新华社记者 谭元斌

朱倩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心医院中医部骨伤科的一名护士。1月21日,她被抽调上了隔离病房。2月3日,在抗疫一线战斗了13天后,她“下火线”,回到酒店进行隔离观察,为期一周。

一篇写于1月27日的“战疫日记”,记录了朱倩和两个病人温暖人心的故事。

(一)

朱倩在日记里这样写道:

“今天上午,我常规去负压病房给两名已确诊的患者做治疗,边做治疗边和他们交流:‘今天感觉怎么样?’

12床宋某某笑着说:‘已经不发烧了,说话都有力些了,精神也好些了。’

听罢,我打心底为他高兴:‘那就好,争取早点儿出院回家!’说完,我竖起大拇指为他打气。

他满脸的欢喜:‘等我出院了,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,你们医护人员真的太辛苦了!’他也竖起大拇指。

‘等我出院的时候,我也要好好感谢你!’13床冯某某戴着氧气面罩,有点费劲地应声说道。

‘呵呵,我只是支援感染科的护士,等你们都出院后,我就回到自己科室啦!’我笑道。”

宋某某和冯某某分别于1月22日凌晨和22日晚进入隔离病房治疗,病情严重,至26日晚,已治疗了5天。这几天里,“三班倒”的朱倩,每天都要和他们多次“打照面”。由于两人情绪十分紧张,朱倩每次见到他们,都要宽慰几句。然而令朱倩万万想不到的是……

(二)

在日记里,朱倩继续写道:

“没等我反应过来,冯某某拿起手机认真地给我照了一张照片,开心地说:‘我把你照下来了,我记得你的眼睛,等我出院了就一层楼、一层楼去找你的眼睛!’

‘你叫什么名字?哪个科室的?’宋某某直截了当地问起我来。

‘我的名字嘛!留个悬念可以吗?’我笑着回应。

‘我们可以听声音,我们记得你的声音!’宋某某肯定地说。

‘好,就这样约定哦!你们一定好好配合治疗,好好养病,争取早点回家!我还等着你们看眼睛、听声音来找我!’那一刻,我瞬间被眼前的两个病友感动了!隔着厚厚的隔离门,外面好像有那么一缕阳光投射进来似的,病房里好像不再让我感觉那么冷冰冰。”

(三)

作为骨伤科护士,上隔离病房,朱倩承受着极大的压力,“担心没接触过这种疾病,很多护理工作做不到位,影响工作质量”。

值班期间,忙个不停,她无暇多想。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,躺到床上,她开始担忧:“要是自己染病怎么办?”

在日记的最后,朱倩写道:

“突然,我想到了女儿!因为疫情,我临危受命,听从组织派遣来到了感染性疾病科。今天,已经是支援感染科工作的第六天,从正月初一‘闭关’不能回家到现在,已经72小时没有见着家人,也不知道我的宝贝女儿在家还习惯吗?!”

(四)

从1月25日开始,为确保家人安全,朱倩住进了酒店,她9岁的女儿吴蕊粡跟着爸爸住进了爷爷奶奶家。

吴蕊粡上小学四年级了。1月21日接到进隔离病房通知的那天下午,朱倩正在收拾东西,吴蕊粡突然过来抱住她说:“妈妈,其实我很乐观的……”

朱倩一直以为女儿真的很乐观,直到后来她看到女儿写的一篇作文。

吴蕊粡在1月29日完成的这篇题为《不同的假期》的作文里这样写道:

“有一天,妈妈接到了医院的通知,让她去照顾得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,第二天,妈妈就去了。

妈妈上一天夜班后,又是爸爸上一天夜班,他们没有时间管我。我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要去的是妈妈而不是其他护士、医生,为什么爸爸连陪我的时间都没有。虽然我这个想法很自私,但是我真的很担心妈妈和爸爸累倒、病倒。

我是怕妈妈粗心大意没保护好自己,生病倒下……”

看到这篇作文的时候,朱倩哭了。

(五)

进隔离病房13天,朱倩发现自己瘦了,因为裤腰大了。

在朱倩“下火线”的前一天,患者宋某某从住院部四楼转到三楼,做出院的前复查,冯某某的病情也有了明显好转。

2月2日,宋某某出院。由于不在同一楼层,出院前他没有见到朱倩。事实上,到出院为止,他都不知道朱倩叫什么名字。当天晚上9时47分,他给朱倩发了很长的一条微信:

“我今天出院……我在楼下,对副院长说,从入院到现在,甚至都记不到照顾我的医生和护士的名字和长相……

我看到副院长都哭了,我想帮她擦眼泪,但是我没有那样做!千言万语,感恩大家,请您代我向四楼照顾我的医生和护士说一声感谢!我今天没来得及向他们说感谢!”

在这条微信里,宋某某称医护人员是“最可爱的人”。离开前,他给医院捐了1000元现金。

(六)

“你还会再回隔离病房吗?”2月5日晚,记者在电话里问朱倩。

“会啊!我们是第一批,现在休息,第二批下来了我们接着上。”

“你对你那篇日记还有没有特别想要补充的话?”

“其实,我很想说,愿和每一个病人病房外再见!”

这是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共同的心愿。

责任编辑:王晓蓉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