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恩施新闻

深耕县域为“农”而生

——大数据打通恩施州普惠金融“最后一公里”

发布时间:2020-05-21 07:40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冉运芳 字体:加大 减小

全媒体记者  冉运芳

“借钱方便,周转资金再不用给别人说好话了。”5月10日,恩施市沙地乡村民胡礼生说。

胡礼生长期在农村收购腊肉等土特产品,走村串户购买农户家的东西,经常因资金周转不灵忧心。去年,听说蚂蚁金服普惠金融服务,他抱着试试的心态在支付宝上申请,没想到几万元贷款几分钟就到账了。如今,蚂蚁金服普惠金融服务已成为他资金周转的主要渠道。

和胡礼生一样,恩施市许多农民都获得了不同额度的银行授信,急需资金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找人借。转变,得益于普惠金融服务的深入推进。

长久以来,小微农户贷款难,主要原因是信息获取成本高,信息不对称,金融资源进农村动力不足。

这种情况下,蚂蚁金服普惠金融应运而生,满足了小农户的碎片化信贷需求。而轻点屏幕获取贷款的背后,正是大数据支撑与“硬碰硬”的技术闯关。移动互联技术改变触达用户的方式,实现了“普”;云计算降低交易处理成本,形成了“惠”。

落地服务商恩施产权交易公司业务部经理向桂君介绍,目前公司作为要素市场资源配置平台,将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领域中,增强农业农村“造血”能力。蚂蚁金服普惠金融项目将大数据技术运用于风险授信决策,为县域涉农人群提供无须抵押物担保的“310”信贷服务,即3分钟在线申请、1秒钟资金到账,全程0人工干预。

打开支付宝App申请,额度1000元至20万元不等,首批上线恩施市、巴东、利川、咸丰4县市。

“深耕县域,做小做散,做别人不愿意做也做不了的普惠金融。比如说一位农民想建大棚或搞养殖没钱,就可尝试申请贷款,用支付宝扫码后,就能迅速知道是否有授信。如果有授信,额度即可提取到银行卡中。”蚂蚁金服农村事业部普惠金融业务总监孙葛说。

浙江网商银行是国家正规民营银行,该行针对乡村金融获得性不足等,研发了面向县域乡村的产品,向县域农民授信,自主领取额度,让涉农贷款足不出户秒落地。

孙葛说,通过支付宝沉淀数据、政府端相应涉农数据作为风控模型的重要参考依据,普惠金融业务对非法集资、非法借款具有“挤出”效应,对优化农村区域金融生态环境有积极作用。

“今年受疫情影响,很多农民选择留在家乡做小生意,这项服务正好满足了新型农民创业需求。”向桂君说。

收药材的、收腊肉的、摆地摊的、打菜卖的,各行各业的涉农人群从担心到尝试到习以为常,都是数据化授信贷款满足产业链上下游需求的具体体现。

恩施市三岔镇村民任世林也是普惠金融业务的受益者,因信用度好、使用频率高,他的可贷款额度从最初的1万多元升为50多万元。去年,他在三岔镇茴坝村种了18亩百香果,当年挂果收入5万多元。他以18亩百香果为示范,带动周边农户参与,1亩1500公斤,按市场价24元每公斤计算,收入可观。

“小额化、碎片化、随时随地。”没有技术实力,在风控上是走不通的。目前,恩施市贷款余额1.2亿元,覆盖8000多人,不良率不到1%。

我州县域经济特色鲜明,产业资源丰富,涉农人口众多,对普惠金融需求较大,尤其是农民资金需求“零、散、频、急”。截至3月底,在涉农人口方面,普惠金融项目向全州已上线县域授信超过31亿元,授信人数接近30万人。随着普惠业务被更多人尤其是涉农人口所了解,该业务的授信额度、放款额度、覆盖人群将持续显著增长。

以利川市为例,授信约9.6亿元,授信人数9.6万人左右;其中历史放款金额约10.1亿元,历史放款人数2.3万人左右;当前贷款金额约1.4亿元,当前贷款人数1.1万人左右。

惠普金融助力解决农村金融供给侧改革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,让“下里巴人”分享金融的阳光雨露,这是对传统金融服务体系的有益补充。目前,蚂蚁金服普惠金融服务在湖北省已覆盖11个县,我州占4个,未来计划覆盖更多县域。

“使用多,周转频,对做生意的人来说像贴心小棉袄。”任世林说,“如果使用频率高,信用良好是可以突破20万的。”

农户获得贷款支持后,信用与信贷的良性循环也建立了。“俗话说,好借好还再借不难。每次提前还款,贷款额度增加了,不讲信用影响征信。”胡礼生说。

乡村振兴,县域普惠金融是关键小事。普惠,普的是金融,惠的是民生。放眼望去,一盘普惠金融的棋局正在农村大地渐次落子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